北京郭树忠耳整形中心

郭树忠|原西京医院院长

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会分主任委员

长江学者特聘教授

电话
GUO SHUZHONG AURICULAR PLASTIC SUCERY CENTER
banner
热门搜索
先天性耳垂裂哪个医院好 先天性耳垂裂会遗传吗 先天性耳垂裂好治吗

自信从新耳朵开始

文章作者:User 发布时间:2019-03-25 10:47:09 浏览量:

摘要:寒假,是多少学子期盼的假期,对于高迪来说,也不例外,虽归心似箭,但心里还有一件未完的事情他需要先去完成。与同学挥手告别,高迪踏上了来京的火车。在医院,他与从福建而...

  寒假,是多少学子期盼的假期,对于高迪来说,也不例外,虽归心似箭,但心里还有一件未完的事情他需要先去完成。与同学挥手告别,高迪踏上了来京的火车。在医院,他与从福建而来的爸爸会合,他准备在假期接受小耳再造手术。

郭树忠教授与耳再造患者高迪合影

  笔者见到高迪时,他正安安静静地坐在病床上,望着窗外。高迪,22岁,来自福建,目前在郑州一所大学上大三。

  高迪的爸爸很憨厚,总是还未开口就先笑。笔者问及为何不早点给高迪治疗耳朵时,“以前想过给他治疗,但后来发现,没有影响到他生活,想想就算了。”好一个“心大”的家长!也许正是这种心大,让高迪觉得自己与常人是一样的,顺顺利利地念完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直至上大学。不过笔者还是真的好奇,难道对高迪一点都没有影响吗?对于这个问题,高迪沉思了一下,“如果有影响的话,那就是性格,我有点内向,不太爱说话。”

  虽然不太爱说话,但高迪对姐姐却是例外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他都愿意跟姐姐分享。高迪的姐姐也非常疼爱高迪。据高迪讲,在他小时候,每次跟姐姐逛街,买到好吃的,姐姐都会把她的那一份分给他。现在即使上了大学,也经常跟姐姐视频聊天。就连这次做手术,也是姐姐“鼓动”他的。

  姐姐一直有这么一个心愿,治好高迪的耳朵。随着高迪上大学,心情更是急迫。她闲暇时上网浏览信息,查找资料,只为找到靠谱的专家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她找到了郭树忠教授,并联系上了郭教授的助手,把弟弟的情况告诉了郭教授。事情都是悄悄进行的,高迪一点都不知情。直到有一天,姐姐跟他视频,告诉他这所有的一切。“当时我惊到了。”每每想起那一幕,高迪都充满了感动、感激,“其实上了大学,我也想过治好自己的耳朵,毕竟毕业面临着找工作嘛,虽然我不在乎,但用人单位肯定会在乎。”高迪说出了自己的担忧,但没想到这份担忧已经有人帮他承担了。

  姐姐帮他安排好了一切,他还有什么可犹豫的。

  谈起整个治疗期间印象最“深刻”的事情时,高迪想了想,脱毛吧。当问及为何脱毛印象深刻时,高迪脱口而出,“太疼了。”

  在小耳再造手术之前,通常需要激光脱毛两到三次。据郭树忠教授的经验,耳再造的第一期是埋置扩张器。一般会在埋置扩张器手术后一个半月激光脱毛一次,两个半月再脱一次。激光脱毛的原理是激光的选择性热损伤效应。激光是一种特定波长的光,只作用于特定的组织,毛囊对特定波长的光的吸收导致激光单纯损伤毛囊,而不会损伤周围皮肤和其他组织。“因为脱毛时是激光对毛囊造成损伤,有损伤就会有疼痛,皮肤神经比较敏感,因此,患者的疼痛感还是比较明显的。”郭教授说道。

治疗前后比对

  而高迪对疼痛比较敏感,难怪他印象比较深刻。

  再次见到高迪,是在高迪出院的那天。他站在门口,碰到笔者,主动打了招呼。明显地高迪的话很多,一直说个不停,这与上次在病房里见到的他有点不一样。“高迪,我觉得你变了。”“我也觉得自己变了。”一只新耳朵改变了高迪的视角,改变了高迪感受世界的温度。

  谈到未来的规划,高迪说,他会选择回到福建工作,与爸爸妈妈、姐姐近一些。“之前都是他们在照顾我,该我照顾他们了。”

  据高迪的爸爸讲,此次高迪的手术费用都是借的,“亲戚们得知我们要来北京给高迪治疗耳朵,都伸出了援助之手。”除了亲戚的帮助,庆幸还有丽格慈善基金会的救助。当得知高迪家里的情况,丽格慈善基金会决定资助部分医疗费用。这笔费用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,或许不足挂齿,但对于高迪来说,却是雪中送炭。“感谢丽格慈善基金会,感谢郭教授。”在临走前,高迪的爸爸这样说道。

相关阅读

非特殊说明,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ccezz.com/hzgs/134.html

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logo北京郭树忠耳整形中心logo

警告:未经书面许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任何内容权所有京ICP备17042621号-20   友情链接:39健康

医院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7号楼1号院
门诊时间:09:00-20:00(节假日不休息)
咨询热线:40015815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