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郭树忠耳整形中心

郭树忠|原西京医院院长

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会分主任委员

长江学者特聘教授

电话
GUO SHUZHONG AURICULAR PLASTIC SUCERY CENTER
banner
热门搜索
先天性耳垂裂哪个医院好 先天性耳垂裂会遗传吗 先天性耳垂裂好治吗

送给自己18岁的礼物

文章作者:User 发布时间:2019-03-25 12:40:18 浏览量:

摘要:距离18岁生日越来越近了,小东一直都盼望着这个生日,因为他想送给自己一份特殊的礼物把自己的耳朵治好,但他又有一丝犹豫,因为他从小就怕疼,对疼痛非常敏感。要想拥有新耳...

  距离18岁生日越来越近了,小东一直都盼望着这个生日,因为他想送给自己一份特殊的礼物——把自己的耳朵治好,但他又有一丝犹豫,因为他从小就怕疼,对疼痛非常敏感。要想拥有新耳朵,必须进行手术、疼痛是在所难免的。

  期待又怕受疼痛

  小东告诉笔者,来医院之前他纠结了好久,“晚上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,想做,又怕疼,太矛盾了。”当小东向笔者讲述那一段心路历程时,虽然语气充满了轻松,但其内心的挣扎、彷徨仍一展无遗。

生日礼物:小耳朵

  小东的爸爸妈妈一直支持他做这个手术,但他们也想尊重孩子,让孩子自己决定。最终,小东想通了,决定治疗自己的小耳畸形。“我不想让我的18岁生日留有遗憾。”

  找到值得信赖的医生

  在这之前,小东已经从网上搜索了有关治疗小耳畸形的信息,在经过咨询和对比之后,他选择了郭树忠教授,“为何最终选择了郭树忠教授?”笔者问道。“因为郭教授是这方面的权威啊!”小东脱口而出,“我从网上查了郭教授的好多资料,而且我也从爱问好医生和好大夫那也咨询了,对比了,还是觉得郭教授做得好。”

  “除了网上的信息外,我妈妈还专程去了我们那的一个孩子的家里,他的情况跟我一样,他就是郭教授给做的耳朵,我妈妈看了之后,觉得不错,而且那个孩子的家长也很满意。”

小耳畸形治疗

  在事实面前,小东全家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。小东一家再也没有顾虑了,他们踏上了来京的火车。

  来到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后,他们受到了热情的接待。“这是我们没想到的,医院的护士太贴心了。”小东的妈妈对笔者讲道。安顿好,小东就被带去了郭树忠教授的办公室。

  郭树忠教授早早在办公室等候着他们,郭树忠教授对小东进行了面诊,并给出了一个详细的治疗方案。

  小东的情况有点特殊,他是双耳畸形,治疗的费用几乎是单耳的两倍。为了照顾家里,小东的妈妈一直没有工作,全家的收入都靠爸爸。当郭树忠教授得知小东家里的情况后,便给他们介绍了丽格慈善基金会。丽格慈善基金会会帮助他们承担部分费用,这对于小东全家来说,无疑是雪中送炭。

  小东的妈妈心更踏实了,来之前,她还有点担心,费用太高怎么办?这下好了,不用担心了,丽格慈善基金会帮了很大的忙。每每谈起此事,小东的妈妈都充满了感激之情。“感谢好心人,感谢丽格慈善基金会。”

  手术是成长的一大步

  小东是在去年做的第一期装置扩张器手术,留院观察了几天后,小东便与妈妈返回了老家。之后只需每天往扩张器内注水就可以了。由于小东是双耳畸形,需要同时挂两只扩张器,晚上睡觉时需要格外注意。“那段日子我总是担心自己会感染。”所幸一切平安顺利,一直到小东今年再次来到医院,准备进行第二期的造耳手术。

  第二次手术也非常成功,郭教授取了小东的肋软骨,做出耳朵支架,再埋入事先已经完成扩张的皮肤里。 当郭树忠教授知道小东对疼痛比较敏感时,特鼓励他,“不要害怕,我保证将疼痛感减少到最小。”手术当天,小东被推进了手术室,郭树忠教授和他的团队早已准备就绪,他们在小东的腹部开了一个2~3厘米的小口,然后剥开小口把肋软骨取出,在取出的过程中,同时保证周围的组织都不受到破坏。手术进展地非常顺利。当小东醒来时,他已躺在病房里打着点滴了。“有点痛,但能忍受。”小东事后这样说道。郭树忠教授告诉笔者,第一期手术后往扩张器注水时是不会疼痛的,但第二次手术后,多少会有疼痛感,这取决于大人和孩子。如果是大人,疼得稍微明显一点,因为骨头比较硬;孩子的疼痛要轻得多。

  经过几天的恢复,疼痛感渐渐消失。小东表示,这对于他自己来说也是一种磨炼。距离生日越来越近了,小东没有了担忧,只是充满了期待。他说,这是送给自己的最好的礼物。

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logo北京郭树忠耳整形中心logo

警告:未经书面许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任何内容权所有京ICP备17042621号-20   友情链接:39健康

医院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7号楼1号院
门诊时间:09:00-20:00(节假日不休息)
咨询热线:4001581581